📱服务热线:82491026

机械工业联合会

母亲的缝纫机

访问量:

 儿时,当我居住在小镇上的时候,常常在母亲踩踏的哒哒哒的缝纫机响声里睡去,又在这样的响声里梦醒。

    缝纫机是母亲生活的帮手,也是她生命的一部分。她是救死扶伤的医生,也是一群孩子的娘亲。和那个时代嫁给军人的所有女性一样,她要无怨无悔地独立挑起家庭的重担。缝纫机的哒哒哒声,在我儿时,是母亲伴唱的摇篮曲,长大后,是母亲爱的心声。母亲就在一阵阵的哒哒声里,将一头青丝,踩踏成了满头白发。 

    20世纪60年代初,缝纫机还是稀罕物,家里有台缝纫机总让普通的工薪阶级羡慕。记得那天缝纫机抬进家时,邻居还有母亲的女同事们,叽叽喳喳地兴奋了好久。晚上,小护士们还逼着母亲办了个小小酒会,给她们打牙祭。母亲的缝纫机是在西山市场淘来的二手货,上海产的蜜蜂牌。那年月,常常有不知什么人家,不知什么原因,忽然就被赶去乡下劳动改造,丢下的物件都挺便宜的。那个黄昏,母亲带着我在旧货市场转了好久,掏尽了兜里所有的钱,买下了这台看起来还算新的缝纫机。好心的卖主,见我们母子如此窘迫,动了恻隐之心,用他的小推车走了五里路,将缝纫机一直送到我们家门口。那个年代人的善良,让我一生难忘。

    母亲有了缝纫机,开始并不会踩踏。她原本是金陵城里教会女校的学生,家中虽说不上优渥,却不用动手去做家务女红。16岁,她跟着陈毅元帅的队伍来到胶东滨海,作为一个女战士,她精通业务,射击的本领也很高,曾经五发子弹打出49环的成绩,但对于做衣烧饭,却是一窍不通。(江凤鸣)